爱游戏官网:《芝加哥1930》黑手党篇攻略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

【导读】在是1928年,芝加哥基本控制在奥尼尔(Hank O'Neill)的爱尔兰帮的手里,这家伙全面控制了酒的地下制造和销售。有些街区则还在当局控制之下。当然,这是暂时的。既然现在我们的唐法尔肯(Don Falcone)打算把生意从纽约扩大到芝加哥,作为他的左右手,我,比洛托(Jack Beretto)和兄弟们就得把这座城市给变成唐法尔肯的芝加哥,让爱尔兰人和条子们见鬼去吧!

本作游戏形式类似盟军敢死队,玩家可以自行选择黑白两道进行游戏,最终的目的就是夺取城市控制权。下面为大家带来《芝加哥1930》黑手党篇攻略。

黑手党篇

现在是1928年,芝加哥基本控制在奥尼尔(Hank O'Neill)的爱尔兰帮的手里,这家伙全面控制了酒的地下制造和销售。有些街区则还在当局控制之下。当然,这是暂时的。既然现在我们的唐法尔肯(Don Falcone)打算把生意从纽约扩大到芝加哥,作为他的左右手,我,比洛托(Jack Beretto)和兄弟们就得把这座城市给变成唐法尔肯的芝加哥,让爱尔兰人和条子们见鬼去吧!

王宫酒店(中一)

爱尔兰人居然抢先下手,想在王宫酒店干掉我们的唐,嘿,我得给这些小老鼠一点见面礼,让那痞子见识一下跟唐法尔肯对着干有什么下场。

酒店的经理向我表示欢迎,接着回到了他的办公室。还有一名男子在大厅里等待着我。奥尼尔的手下正在走廊尽头处等待我们的到来。他还提醒我,如果被服务生看到我杀了人,那么我就得用子弹或者钞票来让他们保持沉默。嗯,这我得记着,既然唐不希望条子们光顾这里。接待员则给了我工作人员更衣室的钥匙,他已为我备好了合适的“服装”。

铜指套,绳子…好,干活了。我从餐厅过去,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。有个小小的意外,有个家伙醉倒在那里,我把他拖到了厨房里的储藏室,免得女服务生多事。现在该收拾外面的两个家伙了(记得用绳子捆起来)。一个家伙带着楼梯间的钥匙,嗯,坐电梯可不是好主意。

二楼果然有个家伙在守株待兔,可我不是兔子也不是蝉,而是黄雀。把他拖到储藏室去,发现有个被打晕的服务生倒在这里,谁都喜欢把没用的东西放储藏室嘛。用药箱救醒她,给她几秒钟时间清醒过来,然后再询问,得知有两个家伙躲在休息室门后,而吧台后甚至有个拿机枪的。

我来到厨房,翻窗出去,沿着窗台小心地移动,进入一间客房的浴室,房间里有些子弹。再次沿着窗台来到隔壁的书房,找到手枪。外面有三个家伙,一个不知为何晕倒在地,我从他身上找到了钥匙。打开书房里另一道门,潜入休息室,蹲下沿着墙溜到吧台后(旁边有一个加近战能力的奖励品),解决最后三个家伙。最后下楼去见唐法尔肯。

我们完全控制了酒店。唐让几个新来的伙计来帮我的忙。在进行下一步行动前,我将他们先训练了一番(可以把奖励品自由分配给某个成员)。

爱尔兰人的会议(下一A)

爱尔兰人打算开个会。当然,他们没有邀请我们。实际上,他们要讨论的应该就是如何对付我们。没关系,反正我一向都习惯拿着枪而不是请帖去参加聚会。

开会的地点在一间汽车旅馆。首先我得搞清楚更具体的地点。这实在很简单,在旅馆的入口处,一个酒鬼告诉我,他才喝了一点儿酒,就被赶出了厨房,那些人怕他泄漏在餐厅召开的会议的内容,他最后说:“我才不会告诉别人,说那个歹徒,奥尼尔,跟窦夫人(Laura Dougherty)有一腿呢。”

现在我得想办法把厨房里的工作人员都弄出来,然后混进去,听听他们说什么。从东边绕到南边厕所的门口(西边电话亭里有加魅力的奖励品,可以先去拿一下),我碰到一个侍应,他把厨房的钥匙搞丢了,怎么都找不到,怀疑是一个定时来便便的家伙拿走了。我就在厕所里等着,片刻之后,发现隔壁传来动静(看不到敌人的行动,但可以观察门的开关情况),过去捏着鼻子持枪等在门口,很快那家伙就提着裤子出来了。钥匙刚到手,那个侍应就凑上来把钥匙拿走了:“您真是个大好人。”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溜烟跑到厨房去了。(以上情节纯属虚构:),钥匙当然可以留着。不过交出去的话也还有办法进入厨房,怎么选择就看您的了。)我挠挠头,咱这心比手更黑的黑手党怎么不明不白就当了一回雷锋嗫?没辙,只好想别的办法啦。

我在北边一排房间搜索一番。中间的房间住着一位女侍应,看到我一脸凶相,她连忙说:“干,干啥?别找我,找我丈夫。喏,这是钥匙,他在东北边那排房间里。”我接过钥匙。她恶狠狠地说:“他说有个生意上的应酬!哼,跟野鸡应酬!那不要脸的东西!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,她看起来比我还狠呐。我悄悄溜到东边那排房子处,用钥匙打开最下面的房门,果然有一对男女坐在床上说话。我从男的身上搜到了从小卖部通往厨房的钥匙。

接着我又搜了搜旁边几间房间,在拐角的房间里找到小卖部的电话号码。接着是东南角的房子。外屋的两个家伙居然对我视若无睹,将他们摆平后我持枪冲进内屋,撂倒背对我的家伙,另外两人举起了手。几上有份报纸,上面的报道证实了酒鬼的说法。我有主意了。(角落的小房间里有加投掷的奖励品。)

得知窦夫人即将到来的消息,接待员立刻召集所有服务人员到门口迎接。我溜进小卖部,开门一看,嘿,正撞见两个家伙,他们举枪就射,我是左扭右扭呀好不容易躲了过去,掏枪将他们击毙。(旁边的小房间里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。)现在我可以悄悄溜进厨房听听他们说什么了。

真是令人吃惊。他们谈及一个传闻,说一个叫“男爵(Baron)”的人一直在挪用唐的现金,但还无人知晓“男爵”的身份。回去向唐报告此事时他自然很恼火:“很好,我希望这硕鼠有买人身保险,那样他家的寡妇日子会好过一些…”我笑了。

打烂酒罐(上一)

我们发现了爱尔兰人的私酒仓库,真是的,有好酒也不分享,至少也得让我们闻闻嘛。

这里看起来只是破旧的工厂。我从东南边潜入,在卡车旁发现了3件酒,统统打破,有点可惜。在仓库的办公室里我打倒一个大个子得到了金钥匙。然后来到地下室,私酒加工厂就隐藏在这里,但是进不去。我在西南角找到了一个工人,他说中央动力室的工友也许能给我提供帮助。(旁边的房间里,内屋有手雷和许多子弹,但门口有两个持散弹枪的把守。)

我沿着通道回到地面上,这里是西南角的废弃车间。两个家伙看守着2件酒。出门我就看到了被铁丝网隔开的中央动力室。里面有个工人,他一见我就叫了起来:“嘿,你来得正好!”他饿坏了,让我去东边的水管处找跟他穿得一样的伙伴过来帮忙。我穿过废车场来到了水管处,在小屋里找到了那工人。他不省人事,正好我在废车场里捡到了药箱。原来他看到那些人装酒了。我跟他回到动力室,两人给了我一些帮助:金钥匙和加投掷的奖励品。

我回到了地下室,过桥用金钥匙开门(里面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),来到灌装私酒的房间,打破了4件。然后在过道旁的办公室里找到铁钥匙,来到了装箱的地方。哦,好多酒桶呀,正好来练习一下枪法…好,全搞定了。不过怎么还少5件(这个区域总共32件,其实总数是46而不是47)?啊,这里有把钥匙,我记得附近有个房间还锁着…嗯,果然在这里。(这里还有加枪法的奖励品。)

敲诈餐馆(下二)

啥?有间餐馆不肯接受我们的保护?唉,算了吧,一间破餐馆也没多少油水。啥?其实那是间赌场?那我可得去好好劝劝他们了,这种生意更需要我们保护呀。

一对刚走出餐馆的男女抱怨着,说这餐馆糟透了,连厕所旁边都有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溜达。我不动声色地走进餐馆。招待员向我表示欢迎。我装出苦恼的表情,快步走向后门。听声音外面确实有人在溜达。我悄悄拔出枪来,打开门。两个家伙一愣,其中一个家伙一扭身准备跑开,我扬了扬枪口,他立即站住了。(如果他们跑掉的话会到后面报信,不仅会惊动大批敌人而且还有新的增援。进厨房也会惊动敌人。)

清除院子里的敌人后我打开了通往厨房后面通道的门。好家伙,一个拿着机枪,一个拿着散弹枪,不过他们反应太慢了。接下来我端着机枪冲进后面的赌场来了一番大清洗,十多个恶棍倒下了,我完成了清洗赌场的任务。从其中一个家伙身上我搜到了铜钥匙。接着我冲进后面的办公室,这里只有四个人,却有两条散弹枪,又是一番恶战。我拿到了金钥匙。(旁边卫生间里有加枪法的奖励品,厨房里还有一个加投掷的。)接着我杀到后院,打开办公室的门,给了赌场管理人员一个惊喜,最后跳上汽车扬长而去(点方向盘)。

谁杀了乔乔?(下一B)

我们的人,俏皮乔乔被杀了,唐让我再次前往汽车旅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。

警察已经控制了这里,在一一盘查这里的人,我可不想跟他们一起喝茶。我数门熟路地从东边的小路绕到了东南边的路口,路上只有一名警察在巡逻。(东边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。)我大摇大摆地从路口的树直走到中间那排房间处,哈,没人看见我。尽头就是乔乔的房间,避开门口的警察,我进入了房间,一个记者正在拍照。(房间里有加医疗的奖励品。)我在房间里搜索一番,没有发现什么东西,但是金融记录不见了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。

我询问了楼梯口一辆汽车旁的男子,他以为我是记者,建议我去找经理,他的办公室在东南边。虽然门口站着两名警察,我还是无声无息地贴着墙溜了进去。我注意到了保险柜。但只有他的助手在这里。他答应带我去找经理。我跟着他来到了厨房外的树林。他进去叫经理。很快他们就出来了。我二话不说就给了经理一拳,拿到了密码。

保险柜里是一把铁钥匙。我来到下面那排房间,打开中间那间房间的门。现在里面住着一位男子。他说金融记录被对面的吉姆拿走了。我又来到对面那排房间,在第一间里面找到了吉姆。他还想动手,但马上就趴下了。又是一把钥匙!我绕到东边的路口,来到东面那排房间处,打开最下面房间的门,当然,这次我不会再看到偷情的男女,里面就是让我找了半天的金融记录。我来到西边的电话亭处。“是,唐,您的匹萨会在二十分钟内送到!”我丢下电话,如影子一般穿梭过停车场,离开旅馆,跳上路边的车。

显然,乔乔的死跟“男爵”有关,可惜他已经无法开口了。

奥尼尔的死期(中二)

“男爵”就是奥尼尔,看来我们该跟他算总账了。

现在是用枪说话的时候。我一路杀进仓库,敌人躲进办公室,锁上了门,一边呼叫救援。被前后夹击就不妙了,我飞快跑出仓库,等增援的敌人赶到后将他们全部消灭,再次进入仓库。(楼梯下有加投掷的奖励品。)

我来到厕所(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),解决了一个正在便便的家伙。这时外面传来开门声、纷乱的脚步声、呼喊声,旁边办公室里的敌人冲过来了。我看到跑在最前头的家伙手上还拿着一把钥匙,嘿,想把我关在里面呐?(如果被关在里面就Game Over了。)我手中的机枪一阵怒吼,厕所门口遍地是尸。我来到办公室,看到另一间办公室的电话号码,计上心来。

“老大,那小子被锁在厕所里啦!”“好!!我要亲手宰了他!”我放下电话,一溜烟跑下楼去,又从另一边楼梯冲了上来,奥尼尔正带着四名手下在厕所门口得意呢:“快拿钥匙来!”我端着散弹枪,冷冷地说:“好。”这是曾经不可一世的爱尔兰人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我用奥尼尔身上的金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(有加枪法的奖励品),找到了他的笔记本。上面很清楚地记录了奥尼尔的金融情况,我找不到跟“男爵”有关的记录,奥尼尔是清白的。唐对此事不太在意:“也许这不是完全的胜利,但是味道还是一样的好。”

我们控制了这个街区,包括健身房和法院,我们的人可以学习新的技能了,而针对我们的判决也会比较轻。

绑架窦先生(上二A)

窦先生(Dan D Dougherty)跑到附近的妓院寻开心来了,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唐让我请他来好好聊一聊,劝他以后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。我可不想杀警察,叫上两个兄弟,带上棒球棍就出发了。

这里有不少穿制服的和便衣,我们不动声色地走进去,来到餐厅。我让一个兄弟走进厨房察看一下,储藏室上锁了。这时旁边一个客人告诉我,只有服务人员可以进入储藏室。他边说边往厨房里扫视着:“还有一个厨子上哪去了?难怪我的菜半天都不上来。”这时吧台的侍者跑去上厕所了,我悄悄走到柜台后,打开杂物间的门一看,嘿,那厨子就在这里,跟一个条子正聊得热乎呢。那条子扭头粗鲁地喝斥道:“小子,想偷听?快给我滚出去,别忘了把门关好。”然后就转过头去了。我按他说的把门关上了,不过是从里面。接着我悄悄掏出了棒球棍(开枪会惊动所有警察)。

我捡起储藏室的钥匙,把两人拖到墙边,外面看不到的地方。然后打开门走出去,转身毕恭毕敬地朝里面说:“不好意思,请继续。”一边把门关上。我示意兄弟们跟我走进厨房,打开储藏室的门。里面传出两个条子说话的声音,我和一个兄弟掏出棒球棍,猛地冲进去,两个条子手还伸在口袋里,就倒了下去。把屋内的家伙一并收拾后,我打开门来到了服务台后,拿到了一把铜钥匙。我们来到楼梯口。两个条子守在这里,不让人上去,只好让他们睡一会儿了。

一上楼就看到对面房间门口有一堆条子守着。楼梯口的房间里坐着一名侍者,他证实我们的目标就在对面房间里:“你找那个倒霉蛋?他玩牌差点输掉了裤子,看看他能不能在别的‘游戏’里面表现得好一些。”那些条子都在聊天,似乎没有人看到这边,只有一个家伙在巡视,我趁他不备,悄悄溜进了走廊里。右边第一间是储藏室(有手雷和药箱)。前面椅子上有个便衣。第二间里面有个打手(有加魅力的奖励品)。最后一间。我把手放在门把上,听到里面有人叫道:“谁?!”似乎还操起了什么重家伙。我把手缩了回来,转身用铜钥匙打开了对面的门。我沿着窗台来到了刚才的房间,钥匙。我再次沿着窗台潜入了那间守卫森严的房间。女士很识相地跑进卫生间躲了起来。我客气地向窦先生表达了唐的邀请,然后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跟我来。

门外的家伙显然不会让我们就这么离开。我把窦先生引到卫生间门口,让他待在那里,免得看到不该看的场面。同时兄弟们也在外面做好了准备,把楼梯口那房间的门关上了。外面一声爆炸,我拔出枪,打开门,开始打扫战场。(可以去楼下用钥匙打开一间玩牌的房间,里面有加医疗和加枪法的奖励品,还有几个全副武装的打手)然后才带着窦先生下楼,来到门口。

刺杀法官(上三)

新法官安德森(Anderson)是个强硬而且廉洁的家伙。一个好人。所以他死定了。

我来到车站,这里遍布条子,没几个乘客。在候车大厅我捡起一份报纸,是昨天的,上面提到法官将在今天乘火车抵达,芝加哥车站的交通量已被降低到最低程度,以便警察能确保他的安全,因为法官不久前曾宣称:“我会把唐法尔肯送进大牢!”我来到站台,看到警方发言人正向一群记者宣布,说法官已经到达,正跟本地执法部门的首脑们谈话,很快会过来接受采访。我静静地观察着,也许我可以趁法官接受采访的时候动手,但是那样我也逃不出去,况且这么多记者在场,我可不想在头版上亮相。

我回到入口处,打倒在这里巡逻的警察,用找到的钥匙打开旁边的门,来到调度室。(办公室里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。)两个条子正在柜台前跟工作人员谈话。我将两人打晕过去,那个工作人员逃进了厕所。我打开门时他的裤子已经湿了。我笑了。他颤抖着叫道:“别,别杀我!”为了活命他说出了一个令我倍感惊喜的消息,原来FBI甩了点小聪明,弄了个假法官,真的安德森其实没什么保护,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。

我再次来到站台。“安德森”正在接受记者们的采访呢。我走到东南角,一辆火车旁,真的安德森正跟一个便衣在说话。我拔出枪来。没有人知道在这角落里发生了大事情。我收好枪,整整衣服,不慌不忙地走回到入口处。

唐很高兴,他笑着说:“杰克,你简直就是个艺术家嘛!”

保护唐法尔肯(上二B)

唐要到妓院去“保护”玛丽亚(Maria)女士,他让我们提高警惕,免得条子打扰他。

女佣上楼来报告,警察已经来了,正在楼下盘查每个人,很快就会上楼来。我给了她一百元作为酬劳(带着钱跟她谈话)。(对面房间有加枪法的奖励品,储藏室有加魅力的。)然后来到楼下,门口有很多警察。我回到楼上,又拿了一百给女佣,她答应帮我引开警察的注意力。我这才得以带着唐悄悄下楼,(玩牌的房间有加近身格斗的。)穿过厨房和储藏室,从后门溜走。

干掉窦先生(中三)

唐被激怒了。既然窦先生不愿意合作,那也怪不得我们了。

我来到了公寓,管家告诉我,这里遍布警察,建议我通过餐厅到书房去。他没说错,餐厅里没什么人。我沿着阳台前进,途中从一个家伙身上找到了书房的钥匙。在尽头处我进入了书房。窦先生不在这里。我搜索了一番,唐要我找的文件也不在。我正要走回到阳台上,忽然瞥见鱼缸里有什么东西闪着光。将它打破一看,原来是把金钥匙。打开书房的门杀出去,顺便杀进对面的门廊,清空大门前的敌人为等下撤退做好准备。接着我来到餐厅门口,用金钥匙打开旁边的门,在里面找到休息室的钥匙,以及那些文件。

我打开休息室的门,里面几乎挤满了保镖。就算用机枪扫射都会杀到手软。我扔了一颗手雷进去,然后跑开。等爆炸过后,我冲进去,在一团混乱中解决了窦先生,打开另一道门离开,冲向大门,击毙门口冲进来的几个条子,毫发无伤地离开。

得知消息赶到的的窦夫人伤心不已。而我们的唐则第一次批评了我们,说应该给窦先生说话的机会,现在都没办法让他承认自己就是“男爵”了。他还说:“就这一次,我希望警察调查此事…”

球会体育球会体育球会体育球彩直播球迷网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